中文版     English
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龙虾养殖 > 列表
通讯:乌蒙山“上”“下”一百年
发布日期:2019-06-10

通讯:乌蒙山“上”“下”一百年

图为6月4日,张必聪(左二)在新家和来访的亲戚聊天。 记者刘冉阳摄  “老鹰岩上下就一条半米宽羊肠道,只要三人把守道口,三百人也攻不上来。 ”张必聪说,爷爷看中老鹰岩的险峻。

  上了老鹰岩,土地“挂”在悬崖陡坡上,曾有村民踩空,丧命崖下,土地很“薄”,仅能种出玉米和马铃薯。   干旱缺水、靠天吃饭、土里刨食,岩上贫困像日出日落一样恒定。

张必聪小时候,每年二三月家里就没吃的,“父亲走4个小时山路借回点荞面,母亲加很多水煮,放上盐巴,喝汤喝水。

”  张必聪18岁后下山,在昆明打工认识了也在乌蒙山区长大的妻子,“媳妇初到岩上,看到如此环境,哭了不少回。 ”  结婚后,张必聪想继续下山打工,又怕妻子不熟岩上地形失足跌落,所以留了下来,种玉米和马铃薯糊口。 但到张必聪有了儿女后,“一定要搬下去。 ”又在他嘴边嘟囔。   于是,他组织村里人自发修路,花五年时间,开辟出一条5公里长2米宽土路。

修了路,他又将玉米地改种烤烟,土地终于带来微薄收入。

  “这些年,村里的年轻人都外出打工,他们过年放假仅在岩上待一天。

”张必聪告诉记者,“儿子宁愿在县城借住几天,也不愿回家住。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