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龙虾养殖 > 列表
一碗茴饼肉丸,一家人的团圆
发布日期:2019-06-09

一碗茴饼肉丸,一家人的团圆

转眼到了除夕夜,一家人围坐吃团年饭。

饭前,父亲特地去屋前玉兰树下放了一挂鞭炮,恰接上邻居家刚放过的声响。

院子里吃过饭的小孩已经出来放烟花了,热闹得紧,有孩子来喊张文,张文就有些坐不住了,转头一看桌上的菜肴,又定了神,不耐地回应朋友们:“我还没吃饭咧,你们去咯!”桌上十个碗:腊鱼、伏鸭、腊肉、平肚、杂烩琳琅满目,正中是一碗肉丸,个个有杏大,深褐色泽,冒着热气,堆起了尖尖,菜顶一抹葱花装扮。

张文抻起筷子夹了一个,未到嘴边,浓香袭来,让人口水满溢,仿佛是肉味被各种辅料包裹,香气渲染变得没有止境。

一口咬下,丸子是炸过再蒸的,越过了焦脆,直抵糯软,五花肉碎的腻被中和,经过煎炸后的肉香被提振了,又杂糅了面粉的甘甜,其中还带着丝丝的胡椒香,去腥提鲜。

一个肉丸子,融合了甜咸两味,又香又鲜又糯,张文吃得停不下筷子。 “真好吃啊,怎么做的啊?”张文问道。 “你喜欢啊?喜欢就好咧。 ”奶奶眯着眼,得意洋洋,“就是茴饼啊,碾碎了拌在肉馅里下锅炸,怕吃了上火,就再蒸一下咯。

”看张文喜欢,奶奶又夹了一个肉丸子给他:“没什么巧的,老方子,各家都是这么做的。 ”一海碗肉丸,张文吃了小半碗,年夜饭上,再有偏爱,他还是觉得挺着一碗菜吃不太公平,其它的好菜也要兼顾到,筷子如穿花,四处出击。

彼时爷爷尚能喝一点酒,父亲陪他,桌下的火缸里燃着炭火,让人从脚下一直暖到心里,张文觉得,这个年节,和往年回乡过得一样好。 更重要的是,在城里过年,张文可以看春晚。 原本想去邻居家看的,母亲不答应:“人家家里也团年,今天不能去打扰的。

去小礼堂看啊,那里是彩电呢。

”“那里冷。 ”张文小声地抱怨。 “多穿点啊。 ”母亲说。 等一家人到小礼堂时,里头已经聚了不少人,各人带着自家的凳子,寻着位置坐,电视放在礼堂侧面铁架顶起的大铁箱子里,箱子白天上锁,晚上打开,钥匙有专人保管。 春晚已经开始了,母亲啧舌:“今年的春晚怎么在外面搞?还穿裙子,不冷噢。 ”张文倒没太在意,只是看主持人,除了几张熟脸外,还有两张生面孔,看来看去,其中一位也似熟悉,他默默想了好久,才猛然记起,是《射雕英雄传》里江南七怪之一。 (83版《射雕》84年在内地播出。 1985年春节联欢晚会取消了棚拍,是在北京工人体育馆拍摄的。 83版射雕江南七怪之一韩小莹的扮演者香港演员斑斑为主持人之一。 )张文对于那一个除夕夜的另一个记忆来自母亲,能在除夕夜里看春晚,母亲似乎比张文还开心,她时而笑得前仰后合,时而跟着电视里的歌者一起哼唱。

小礼堂越坐越冷,许多人都熬不住,扛起凳子回家了,父亲早已陪爷爷、奶奶回家休息了。

张文和母亲算走得晚的,回家的路上,母亲还在哼着一首歌,此后的很长时间里,她开心或悠闲时总爱唱:“十五的月亮,照在家乡照在边关。

”母亲唱歌时,总是眼眯眯、很陶醉的样子,那时母亲正年轻,嗓子清脆,高音飙上去,像剪子开布。 “以后我们都在城里过年好不好呀?”那一晚回家的路上,母亲笑嘻嘻地问张文。 “好呀好呀。

”张文没口子答应,“把爷爷奶奶接过来啊。

”“只怕他们不肯呦。

”母亲仍是笑嘻嘻的。

那年的肉丸子奶奶炸了好多,每日蒸一些,张文一直吃到了正月十五。 3没出正月,爷爷奶奶就回了乡。 “有亲戚要走走。

”奶奶说,“过年不走动,失礼了。

”家里的肉丸子已经吃完了,张文没吃够,总惦念着。

要走的那天,张文巴巴地拉着奶奶:“奶奶你什么时候再来啊,给我炸肉丸子吃啊。 ”“好噢好噢。 ”奶奶笑眯眯地,抚着张文的头,“我孙要吃啊,等我开春播完种,寻着时间就下浏阳。

”那之后,母亲单位再发茴饼,张文就当宝贝待了,偶尔吃一个,只当没有零食时的解馋。

若非十分要好的朋友,也绝不拿出来分享。 他苦苦地等着奶奶,可奶奶似乎忘记了似的,春草发了芽了,渐渐疯长,院旁桔子树下绿绿的一片,张文问母亲:“要播种了吧?”母亲说:“是啊。 ”“那奶奶会来吗?”“不知道啊。 ”母亲说。 倒是父亲偶尔不忿。 “兴许不会来。

”父亲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不是病了,请不动她老人家咧,总要守着老屋、守着那几亩田的。 ”“别跟孩子说这些啊。

”母亲嗔怪着。 张文内心黯然,充满了对奶奶不守信用的失望。 他不明白,奶奶又不用上学,为什么总寻不出时间,像他,哪怕要上学,也还有寒暑假呢。

转眼入夏了,某日家里来了亲戚,是表亲华叔,他进城办事,受奶奶的嘱托,带来一壶茶油。

母亲开心得紧,留华叔吃饭。 饭桌上,张文盯着华叔看,看得他有些不好意思,张文想了半天,终于还是问了:“奶奶没让你带别的?”“没有啊。

”华叔有些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