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版     English
您的当前位置 : 首页 > 龙虾养殖 > 列表
著名钢琴家殷承宗印象
发布日期:2019-06-13

著名钢琴家殷承宗印象

  适逢《走过世纪的琴声—中国杰出钢琴家殷承宗音乐会》在杭州大剧院举行之前由大剧院举办这次殷承宗老师的乐迷见面会。 这次见面会杭州大剧院安排在音乐厅举行,因飞机晚点加上暴雨突然来临造成见面会晚了半个小时左右才开始,但是这些意外因素并没有减弱乐迷们对大师的热情。 殷承宗老师由后台入场后并没有听取组织方安排在舞台上而是坚持走下舞台在观众席和大家交流,并且数次提醒主持人不要用话筒,因为音乐厅的声音效果可以让大家很清晰的直接对话,而用话筒和音响反而混浊不清,这一小小的举动更加增加了殷承宗老师跟大家之间的亲和力。

  在简短的开场白之后,主持人请殷承宗老师简单介绍一下这次音乐会作品的安排。

殷老师介绍这次作品上半场分别是莫扎特的C大调奏鸣曲KV330和贝多芬的F小调奏鸣曲《热情》。 殷老师说之所以这次巡演选的曲目是因为他59年第一次获得国际大奖维也纳世界青年节第一名的时候以及62年获得柴可夫斯基国际钢琴比赛获奖弹的就是这个作品,所以这次巡演特别安排了莫扎特的这首作品。 下半场选了舒伯特的两首即兴曲和两首中国古曲改编的钢琴作品,其中一首是《春江花月夜》还有一首是《十面埋伏》。

  随后的话题就由殷承宗老师自己展开了。

他问在座的孩子们有多少是自发学琴而不是父母逼着学习的,结果在座的有2位孩子举手。

殷老师的话题由此展开,他说在国内很多城市都曾经问过相同的问题,大多数的孩子都是由父母逼着学琴,甚至很多孩子对钢琴有很强烈的抗拒感。 他对在座的家长说,希望孩子们有正常的童年,应该更多去关注88键以外的东西。 他谈起自己第一次独奏音乐会是1955年3月当时自己9岁的时候,当时自己学琴纯属自己的兴趣,因为当时鼓浪屿的音乐环境并没有现在这么好,并且还处于台湾海峡战争危机最重的前沿,12岁的时候只身前往上海学习,并笑谈当时自己父母膝下有9个子女,不像现在的孩子个个都是皇帝般的金贵,甚至当时去上海后他母亲一段时间还不太注意身边少了一个孩子。 他经过4、5年的正规训练后就去参加国际大赛了。 在随后的提问上我向大师提出在欧美等国家,小孩学音乐和乐器的目的跟我们国内的大多数都不同,他们更多属于提高自身修养,而我们国内的孩子很多都是父母功利心的表现,学琴为了考绩和应试目的,我并且举例说我们网站有在美国定居的华人朋友的孩子作为中学生乐团进卡内基音乐厅的表演水平甚至比我们国内的音乐学院乐团的水准还高,我请殷老师就他在美国多年旅居的经验来谈谈对这个的看法,殷老师说美国的学生学习音乐等也跟国内的素质教育提法接近,并且他们也把音乐当然可能体育更重要一些都记在学生升学的成绩里,但是他们除了音乐外别的综合的教育都很全面,学生将来的发展可能很少会选择音乐,并提到自己曾经和美国学生乐团合作演出作品都非常满意。 他提到中国现在学音乐的孩子在国际上获奖的很多,但是文化传统需要时间,中国的钢琴学派和艺术家们都需要时间,这样才能真正在音乐本身的提高有显著改变。

针对这个问题我和殷老师还在见面会之后深入讨论了一些,他还提到现在国内学钢琴的孩子是以百万、千万计的,但是要组织业余乐团,能进入乐团演奏的孩子还是太少了。   下一个话题自然而然就提到殷承宗老师的成名作品《红灯记》和《黄河》了。

在当时十年文革中钢琴一度被当作资本主义的东西被禁止演出,他当时以钢琴给京剧《红灯记》伴奏的方式让钢琴在2年不能被公开演出之后恢复了他的作用。 后来更和几位朋友一起把钢琴搬到天安门广场连续开了3天演奏会更引起全国轰动,他说当时最兴奋的是中央音乐学院钢琴系的学生,他们甚至上街贴大字报庆贺。

另外一件对殷承宗艺术生涯产生重要影响的就是《黄河》钢琴协奏曲了(以下《黄河》钢琴协奏曲简称《黄河》),可以这么说,几乎殷承宗一直是和《黄河》联想在一起的。

今年是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也是《黄河》改编创作35周年,所以今年在全世界各地演奏《黄河》也特别多,他也谈到现在《黄河》在全世界50多个国家经常被演出和播放。 然后就谈起《黄河》创作当时是在《红灯记》获得成功后,殷承宗考虑怎样让钢琴有更多的表现和取得更重要的作用,考虑到冼星海的《黄河大合唱》的历史价值和在群众中的地位,他们深入进行改编。

为了体验作品的理解和表现,他们创作组成员经过2个多星期去黄河从源头开始采风并体验,他们做过船夫甚至纤夫,所以当作品问世后,任何一次演出,当时的景象还是历历在目。 我们问到《黄河》在国外受欢迎程度,殷老师说因为全球各地遍布华人,所以几乎每一次演出《黄河》都能够受到很大欢迎,甚至在他的独奏音乐会上也有人喊《黄河》,我们问对于非华人来说国外的人是否能够理解《黄河》的内涵,他说在和中国有相近历史苦难的国家更容易引起共鸣,而在没有过相同历史背景的国家受欢迎程度会低些。

  期间有人问起殷承宗老师这么多年的演出经历是否有哪次特别深刻值得回忆起的一场,殷老师反问那位女士是否记者并笑言记者一般喜欢问此类问题。

他表示因为演出太多了,所以没有哪些特别能记起的,反而坏的记忆倒有一次,当时在新加坡演奏拉二,有人恶作剧在钢琴踏板上粘了一块泡泡糖,结果很大的影响了他的演出,这倒是我们听到最奇怪的一次经历了。

  我再提问国内的钢琴演奏家像刘诗昆、孔祥东他们都在开办钢琴学校,并且在刘诗昆接受央视访谈的时候提到他认为让1万个孩子学好钢琴演奏比培养10个演奏家的意义更大,针对这个问题我们希望殷老师表示一下自己的看法,殷老师说每个人的价值观不同,他个人更偏向于帮助要将成为钢琴家的年轻演奏家去推动他们一把,所以他开办了大师班。 我提到很多学琴的孩子除了弹琴以外整个素质都不太高,他还是表示文化的东西非一朝一夕可以促成。 他希望学音乐的孩子更多去学括文学、科学等各学科的知识,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成为职业演奏家。 我们问到他对自己的女儿是否也是要求从小学琴,殷老师谈到自己的女儿小时候也学琴,当时到14岁就停了,她在耶鲁大学学习也很愉快,虽然没有学琴,当时后来还是学音乐了,学的是作曲,而现在又喜欢用电脑创作舞蹈音乐,殷老师表示他希望能够充分考虑孩子自己的选择,而不要强迫去帮孩子选择他们的人生。

  。